【热点时评】令人难受的不是酒文化,是畸形的酒桌文化。

2021-06-10 10:11:41 酱台荟 1658

中国酒文化和中国酒桌文化是两件事,但它们又经常被混淆。

酱香白酒

提到酒文化,想必大家第一反应是“敬xx一杯......”,准确的说是不分性别的吞咽比赛和变相要求“强制服从”的属性。但其实这是发展扭曲的“酒桌文化”,这里说到的“酒”已经远远超出了休闲娱乐的范畴,是一种没有硝烟的较量手段。

酱香白酒

其实这种现象不难理解。大家都知道,私下交谈是判断对方态度的最有效方式,可问题是,私谈之前怎样了解一个人的大致倾向呢?于是,“酒”便开始在此发挥作用。

换句话说,如果我表现出要求你喝超出你能力的量,你是否会照办?这时候各种百态可就出现了,有些是直接要求,有些是“先干为样”,就这样,这种隐藏着的“测试服从”的方法开始大行其道。甚至还有为表服从开始大肆拼酒,这也就是我所说的吞咽比赛的前身。

酱香白酒

我们来把这种酒桌文化向前推进一点分析。

很多人对于“强制服从”和“站队”有着极其特殊的偏好。这种偏好并不是以解决问题为目的,而是一种心理层面的“精神愉悦”。大家千万不要小看这种“站队”文化,它可是给我们带来了不少麻烦,直到今天依然如此。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对人不对事”其实就是一种变相的“站队”思想,也就是我们总是倾向于先断定某个人属于善还是恶、好还是坏、与自己的价值观是相同还是不同,然后再决定是否与其交往。甚至在历史、法律等社会问题的时候,也不是优先“分析”和“就事论事”的方法。

古语中有一句话是“道不同,不相为谋”。我们经常把这句话看作“正气凛然”的自我独白,却忘记了其优先自我定性的不当之处。

酱香白酒

接下来,我们把这个问题再向前推进一步。

为什么我们会这么厌恶不同呢?因为我们更喜欢“从众”而厌恶“宽容”。而“宽容”的背后,正是对于个人自由的充分尊重。提到“宽容”的典范,我们就不得不说一个值得我们后世研究和学习的人物 —— 曾国藩。

曾国藩的特殊特殊在哪里?为什么大家对他有那么多的讨论?其实用一句话来概括,就是“严于律己,宽以待人”,或者说“以圣贤之心,行常人之事”。具体来说,曾国藩不会以自己的道德标准来要求别人。他知道,人与人是不一样的,这不妨碍大家合作。

曾国藩

其实在曾国藩的眼里,人并无绝对的好与坏、善与恶,人更多是两面的,你觉得是哪一面,更多的是他想让你看见的。举例来说,曾国藩曾把大量银子悄悄地散播给百姓,同时全力掩盖以避免为外人所知。他可不是为了“做好事不留名”,而是怕对他人产生无形压力,担心这样的处事方法会变相强迫其他官员也照做,这才是真正的尊重啊!

比如,扎克伯格在捐了自己的股份后,不少人和媒体非要去质问其他企业家为啥不这么做。要知道,扎克伯格可不是为了制造什么舆论热点来要求他人跟进,更不会因为别的美国富豪吝惜财富而对自己的道德水准沾沾自喜或对他人不屑一顾。因为这只能代表个人的选择,与其他人毫无关系,这只是个体的一个小小的自由选择而已。

再转回酒桌文化这件事,其实我们的时代在进步,文明也在进步,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厌弃”“反抗”这样的酒桌文化,可是造成这种现象没有完全消失的原因就是“精神愉悦”,换句话说就是我活成了当初最讨厌的模样。

我也相信在不久的将来,这种畸形的酒桌文化会彻底消失,这需要我们一起努力。

共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