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快讯】酱酒第二股上市难!原因在于市场有意为酱酒热降温?

2021-07-20 10:29:02 酱台荟 1665

如一盆冷水自上而下,郎酒三度IPO再遇麻烦。

酱酒行业快讯图文解读

最近郎酒和国台酒上市受挫的消息在酒友圈引起了不小的讨论,在我的几个酒友群中,也有许多酒友讨论此事,就目前来看,在酱酒板块仍然只有贵州茅台一家上市企业,与浓香型酒企在A股市场活跃的表现形成了鲜明对比。酱酒如此火热的当下,为何关于市场“老二”IPO迟迟没有答案?

酱酒行业快讯图文解读

5月28日,证监会就一年前郎酒股份递交的上市申请文件提出反馈意见,要求其保荐机构广发证券核查并披露企业涉及规范性、信息披露及其他等共计53个问题。证监会明确要求公司需在30日内提供书面回复,不能如期回复可提前10个工作日提交延期申请,否则证监会将终止此次IPO审查。

6月4日,证监会发布《发行监管部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审核工作流程及申请企业情况》,其中显示,“酱酒第二股”的另一家种子选手贵州国台酒业已于6月2日提交了终止IPO申请。

酱酒行业快讯图文解读

对于从07年就布局上市的郎酒来说,似乎是命里注定的“上市难!”

一直以来,贵州茅台都是A股酒水板块风向标,同时也是唯一的酱香酒上市公司。茅台的赚钱效应吸引了资本的广泛关注,同时市场热切期盼另一个酱香标的。

酱酒行业快讯图文解读

曾几何时,郎酒与茅台并称酱香白酒“姐妹花”,郎酒的电视广告台词也标榜自己是“中国两大酱香酒之一”。但经过多年发展,茅台越走越盛,最终成为了那个“一直被模仿,从未被超越”的巅峰,郎酒却日渐式微。

而一次次的“上市难”,难免令三度站在IPO门口的郎酒和业内关注它的人士们“心灰意冷”。

酱酒行业快讯图文解读

资本市场的“下一个茅台”,为何难产?

资本市场到底欢不欢迎“第二个茅台”,这或许是一个问题。

过去10年,在茅台的强势引领下,国内酱酒市场年均增速超过15%,在2020年其市场规模已经达到白酒市场的27%,在白酒行业中独树一帜。在茅台之外,也崛起了一批如习酒、郎酒、国台、金沙酒业、钓鱼台等酱香型白酒品牌,其中尤以习酒与国台表现亮眼。

酱酒行业快讯图文解读

但在资本市场上,酱香型白酒品牌阵营就略显孤单了。多年来诸多酱香型白酒品牌都积极推动过上市计划,但最后都无奈折戟。目前,A股上唯有贵州茅台在独自奋战,几经浮沉后市值已超过2万亿元。近年来茅台带动的“酱酒热”,也让其他酱香白酒品牌们再次看到了入局资本市场的希望,谁将成为“酱酒第二股”,也备受关注。

去年5月,贵州国台酒业早于郎酒股份10天递交了上市申请。在2019年国台酒业营收为18.88亿元,净利润为 4.11亿元。与之相比,在近几年白酒高端化大势推动下,郎酒表现亮眼,在2019年实现营收83.5亿元,实现净利润24.4亿元,同比增长237%。

酱酒行业快讯图文解读

如果郎酒上市,其市值可能会一举超过泸州老窖及洋河股份,紧随在五粮液之后。作为直接、间接控股郎酒76.70%股份的汪俊林,其身价亦将随之水涨船高。根据此前《2020年胡润百富榜》显示,汪俊林以300亿身家排在榜单第161位,已经是中国白酒新首富。

酱酒行业快讯图文解读

在此次郎酒的IPO申请反馈中,证监会特别提出,要求保荐机构广发证券核查公司酱香型产品与贵州仁怀地区白酒企业尤其是茅台、国台的竞争关系,还有优势以及前景。

针对招股书中提到的郎酒营收及利润增长,证监会也要求公司结合行业趋势、发行人相应产品的市场供需变化、市场占有率、定价机制,以及产能利用率、产销率等公司经营数据,分析主营业务、净利润收入大幅增长的原因,是否与行业发展状况匹配,是否符合同行业可比公司的业绩增长趋势等。

酱酒行业快讯图文解读

“要知道,现在白酒板块已经成为资本市场的第二大板块,这是一件不得不引起注意的事情。”一位业内人士表示。也因此,证监会对于郎酒的核心竞争力提出疑问,要求其披露更多的信息,也不难理解了。

酱酒行业快讯图文解读

“酱酒第二股”何时能来?

2001年7月31日,贵州茅台在上交所挂牌上市,发行价为31.39元/股,随后20年里贵州茅台股价一路高歌猛进。截至今年7月1日收盘,贵州茅台收盘价为2105元/股,接近上市初期的70倍,总市值超2.6万亿元。

仅从股价来看,酱香酒第一股且还是唯一股的贵州茅台几乎是整个A股最具投资价值的股票。

有了第一名这么优质的榜样,自然有很多人争当“第二”。不过,酱香酒第二股并不好当。

目前来看,最接近“酱香第二股”荣誉的当属郎酒、国台及习酒三家。除了郎酒十余年上市长跑至今没有结果,国台、习酒的上市进程也难上加难。

国台曾于2011年、2016年启动上市计划,但均由于一些原因暂停进程。2018年国台再次启动IPO股改,2019年5月接受上市辅导,2020年5月披露招股说明书,2020年11月证监会出具反馈意见,要求回答47个相关问题,2020年12月国台酒业更新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招股书申报稿,2021年6月2日主动申请终止IPO审查。

在今年2月底,习水县代表团在出席遵义市第五届人大五次会议时表示习水县将全力支持和推动习酒上市。同期,贵州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提到,提升习酒等一批在全国具有较强影响力的骨干企业,加快推动企业上市,培育一批国家级、区域级知名企业。所以不排除习酒近期仍存在再次提交上市的可能性。

酱酒行业快讯图文解读

中国酒业协会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酱香型白酒总产能为60万吨,占白酒行业总产能的8%;销售收入为1550亿元,占行业总销售收入的26%;销售利润为630亿元,占行业总利润的39.7%。能以8%的产能撬动整个白酒行业近4成的利润,酱香酒为何抢手也就不言而喻了。

目前贵州茅台、郎酒、习酒等一二梯队酱酒企业产能已达4万吨,下一步均把产能设定在5万吨以上(贵州茅台表示未来将实现5.6万吨产能规划;郎酒、习酒表示将在未来2-3年实现5万吨酱酒产能规划),5万吨产能或将为进入酱酒一梯队的门槛,也将成为企业角逐“酱酒第二股”的标准之一。

酱酒行业快讯图文解读

酱酒市场,该降温了?

业内也有人认为,酱酒市场已经太热了。

自今年以来,“酱酒热”成为白酒行业中出现频率最高的词,经销商与行业人士们嘴里聊的、口中品的,几乎都是酱酒。有老大哥茅台为酱酒做背书,立标杆,业内一度盛传“只要茅台不倒,酱酒就永远受欢迎”的言论。

酱酒行业快讯图文解读

市场对酱酒的追捧已经“疯狂”。在酱酒的主力产区茅台镇,2020年的基酒价格同比涨幅已经高达20%-25%,为近十年之最。有媒体报道,基酒价格自2020年下半年开始飞速增长,其中一二线酒企的坤沙基酒价格平均涨幅高达30%-40%,最高可达50%;而中小型酒企的坤沙基酒平均涨幅也能达到20%-25%;相比往年至多10%的价格涨幅,近年来酱酒基酒价格涨势相当突出。

酱酒行业快讯图文解读酱酒行业快讯图文解读

资本市场也是沾“酱”就热。今年4月,以高端浓香白酒为主的水井坊就因“插足”酱酒引发业内热议。4月9日,水井坊发布公告称,将与贵州茅台镇国威酒业成立合资公司,入局酱酒。此消息一出,水井坊连续五个交易日股价突破百元大关,累计涨幅37.83%,市值暴增156.6亿元。

除此之外,舍得酒业、女儿红、海南椰岛等多家以其他香型著称的知名酒企,也都纷纷在今年明确表示了公司未来将在入局酱酒方面有所规划。

酱酒行业快讯图文解读

但与此同时,对“酱酒热”持冷静态度的观点亦不少。毕竟对酒企而言,要入局酱酒并不容易。一来,酱酒对生产环境要求高,生产工艺复杂,茅台镇外真正能做出酱酒的地区并不多;二来,酱酒生产具有周期性,茅台镇本身基酒的五成以上产能几乎都出在茅台酒厂,剩余产能中优质基酒的储备更少,而正常优质基酒的生产周期大概需要一年,现在入局者,等到能够真正进入市场销售也至少要在四年之后了。

酱酒行业快讯图文解读

尽管如此,市场情绪依旧高涨,疯狂追捧下的酱酒仍在经历野蛮生长。现在,酱酒也开始“贴牌”,走上了浓香型白酒曾经过的“老路”。在仁怀产区,OEM贴牌产品、OBM代工产品的销量占比高于自营品牌产品的现象,已经比比皆是。

在仁怀,一年内新增酒企超过3500家,大量以OEM模式开发的质量参差不齐的酱酒产品流向市场。2021年5月,遵义酒协不得不亲自出面整顿仁怀市酱酒乱象。遵义酒协提出,对所有贴牌产品进行全面清理,凡生产包装有各类不规范的产品和包装物需自行销毁;所有酒类生产企业的各种贴牌酒产品需向市酒业协会提交报备审核后,才可进行生产销售。

酱酒行业快讯图文解读

“不排除现在市场也有意为酱酒降温,但仅限于整顿行业规范,打击串酒、贴牌等行为,最终目的都是希望酱酒市场最终能够理性而健康地增长。”前述业内人士表示。

在国台酒业向证监会提交了终止上市申请后,“酱酒第二股”能够花落谁家,仍然留有悬念,但小编认为,至少对于郎酒而言,现在或许也不是其上市的最佳时机,对于我们这些观众而言,还是期待吧。